「 专访 」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主任程雪松教授

UI / 业界资讯 /      

uimaker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Arting365 特邀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主任:程雪松授,为设计师们分享他对于「上海城市形象设计征集」的一些 创作 思路及方向。

91cc315e60abe845f32fc65f65d6f61fe0f2a445.jpeg

查看大图图片评

「征集」

活动官网: 

征集时间:2021 年 11 月 5 日—2022 年 2 月 28 日

主办单位:

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承办单位:

上海东方宣传育服务中心、Arting365

Arting365 特邀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主任:程雪松教授,为设计师们分享他对于「征集」的一些  创作  思路及方向。

830fb87d7dd1feef2a48511d006cfe9f849d2700.jpeg

查看大图图片评论

博士,教授,博导,现任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设计系主任 ,上海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设计学科组召集人。上海大学环境设计国家级一流专业建设点负责人,中国建筑学会会员,上海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市商业经济学会理事,2020 阿联酋迪拜世博会中国馆专家委员会委员。

主要从事城镇环境更新设计和上海设计史研究。在专业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四十多篇,独立或合作出版专著、教材、论文集八部,主持上海市艺术科学规划、文教结合、教育部新文科改革等科研、教研课题及相关工程实践多项。作品入选文化旅游部和中国美协展览,获上海市高等教育教学成果奖二等奖(第一完成人),宝钢优秀教师奖,上海市育才奖。担任 2019 米兰三年展中国国家馆上海大学展区执行策展与艺术设计。主讲课程《商业空间设计》获上海市重点课程立项和一流课程认定。


Q:每个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城市符号,您认为未来城市形象的设计发展趋势是怎样的呢?


程老师:一个城市到底以什么样的状态去展示它自己,首先是要有自身的一种内在实力,包括硬实力和软实力,我觉得这是一个城市最重要的。

在这个基础上它肯定会有一些呈现,它是以活泼的形式,还是以稳重的形式。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可能是一种更加多元、更加丰富的形式展示给世界。

所以我们很难去界定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它未来的城市形象展示是单一的某种、或者某几种形式,它未来的展现形式会比较多元。

从具体形式来讲,今天我们城市当中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运动的、有动感的一些元素。当然任何事物可能都有两面,当我们感受到身边的动态信息越来越多,市民被越来越多的芜杂信息包围的时候,可能又需要有一些更加安静的、更加深入的,可能不是那么、上海话讲弹眼落睛的形式(弹眼落睛:上海俗语,很惊艳,吸引眼球),而是一种隽永的、深邃的,能够让你去细细品读的一种形式。我觉得这两种都会出现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里。


Q:在的设计上,可以从哪些方面来展现城市的文化和精神?


程老师:我觉得上海从 1843 年开埠到今天,还有一年就 180 年了,虽然放在中国的大历史上,可能也不算漫长,但其实也是很丰富的一个发展变迁的过程。

上海这个城市,我们叫海派文化,它是一个地域性文化。但是它在中国的坐标当中,它又是代表着一种很世界性的文化,因为中国很多城市的发展,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跟随着上海的脚步亦步亦趋的,所以这是上海在中国城市版图当中的价值,而且上海它是可以直接跟世界去对话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上海没有太厚重的传统文化的一些包袱,不像我们比较熟悉的一些古城,上海可能会以更加开放的、更加国际化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这是从上海的历史和文化层面来看。从今天发展的角度,上海需要关注的城市形象是它自身软实力的外化,可能呈现的是更加亲切的、更加平和的、更加包容的形象。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世界城市给我们启示,它一定是关注明天的,它是关注弱者的,它是关注新生一代的,我觉得这是未来城市的一种姿态。


Q:我们现在已知的一些城市的形象,比较典型的像是纽约的一个设计师设计的 i love 纽约,像东京县城的熊本熊设计,还有韩国首尔的形象设计,我觉得像您说的,他们都是在为迎合人们的情感需求的同时,让人们对未来的生活产生一种美好的憧憬,可以这么去理解吗?


程老师:我觉得上海从它诞生的那一天起,它就有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对未来的描摹,但更多的是一种比较务实和理性,脚踏实地,非常细致地处理好身边的一些事情。以前我们讲城市形象往往是比较宏大的主题。一讲到国家形象、城市形象、软实力,感觉都是很宏大的。但是上海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启示,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能够落到实处,落到细节,这是上海带来的启发,也给中国其他城市提供了有价值的参照。


Q:就是说我们这个城市首先在具备一个城市的内在文化,然后和外表的这种抽象概括的同时,更关注我们城市人文精神的表达。那我们就如何去彰显现代的优势和特色,让市民能够产生共鸣和认同感,希望您能给到参赛设计师一些建议,比如说我们从哪些方面去思考或者是着手去设计。


程老师:这个问题我觉得很重要,其实我们所有的设计都要跟人去交流,都要去传播。我经常跟我们的老师和学生说,如果一个设计师不懂得现代的传播,那么他很难做出很好的设计。我们为这个城市形象做设计,首先应该得到城市市民的认可。形象最终是要跟市民对话的,今天的时代背景是一个历史的大变局,处在历史的十字路口,在这样一个时代,我觉得一方面设计师要有一种自己的文化自觉,这种文化自觉一定是来自于脚下的土地和身处的传统,来自我们的站位,,另一方面我觉得应该跟这个时代的发展动向、发展脉搏息息相关的。

比如说在疫情期间,我们这个城市许多普通人为城市做出贡献,为身边人做出贡献,这就是很好的题材,是可以去用来演绎的。比如说我们在科技的追求上有所思考,像生物医药产业、人工智能产业、大科学中心,在这样的一些科技脉络上,我们其实也可以去做一些设计,这样的设计可能它就是艺术加科学,它就不仅仅是我们现在讲的跨界和融通,不仅仅是在自己的小圈子里自说自话。

我们应该拥抱城市发展的一些前瞻领域,紧紧把握时代的主题,把握未来的科技前沿,我觉得这是今天参赛者可以关注的方向。


Q:随着商业和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包括区块链等虚拟经济的兴起,比如近期比较火的 NFT 艺术拍卖,在跨区域协同组织形态下,设计师将会成为非常重要的一个角色。我们希望老师能给即将成为设计师的一些学生一些学习上的建议。



程老师:其实我觉得今天做一个设计师蛮难的,真的是需要有情怀的,因为你不可能像其他的一些很火爆的行业一样,走出校门就能够得到很好的岗位,拿到很高薪的收入。做设计首先还是要自己内心有所热爱,能够关注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情和身边的人,就是我们讲的人文精神,我觉得这是一个设计师需要具备的一个品质和素养。

另外今天的设计跟我们传统的一些艺术形态其实差别很大,迭代非常快,刚才你说的跟我们的社会发展相关联的一些技术,一些新的艺术形态,是今天的设计师需要去理解,需要去认知,需要去掌握,需要用自己的语言去描绘的。这就意味着今天的年轻设计师不能只是在学校里面去学一些我们传统的设计,比如三大构成、设计的历史...,这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学一些跟今天社会发展关联性更大的东西,像你刚才说的区块链和艺术拍卖,我觉得要比较关注前沿,关注社会发展,抱有一个比较开放的心态去学设计。

再一方面,今天的设计师其实在技能上还是需要去向其他的一些行业学习,从不同的行业去获取一些技能上的表达能力,其实你拥有多维表达能力,就拥有讲故事的方法和能力,从某种意义上讲,你就可以讲出跟人家不一样的故事,因为设计这个东西它还是需要有受众,然后受众的口味、受众的心态也在变化,我们不能说我们去迎合受众,但是如果要想引领受众的话,首先你就应该能够跟受众进行交流和对话,所以今天的设计者他还应该学习刚才所说的传播学、学习社会学,应该懂得怎么跟你的受众、跟你的客户、跟你的传播者去进行对话。


Q:关于上海美院,作为全国九大美院之一,在设计方面的教学理念有什么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 Arting365 旗下也有一些基础课程的教学,未来有一些学生也即将进入艺术设计行业,这些学子除了课程还有什么其他方面的能力需要更重视一些?


程老师:我先介绍一下我们整个学院的一个情况,我们其实有四个主要的学科方向。一个是美术学,美术学是我们大家熟知的,像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强调技艺,有一批艺术家。第二块是艺术理论,我们叫历史、理论、评价。有写文章的评论家,有策展人。第三块是建筑空间方向,是属于工学的门类,如建筑学、城乡规划等。第四块就是设计学,设计学科跟其他的几个学科相比,它的形态更加开放,更加多元,而且我刚才也说了,它的迭代非常快。上一轮国务院的学位办针对设计学科一些专业门类的划分,我们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好像有一些东西已经跟不上时代发展了,又有一些新的设计的形式和语言出现了,比如说服务设计、体验设计、社会设计,等等,都是设计的一些新领域新平台,它的形态新是因为社会的发展快,但是在社会的快速发展中,我们有时候看清楚它不容易,因为它就是我们身处的当下。

有的时候我们拉开一段历史的距离,拉开一段历史的空间再回望它,可能看得比较清楚,但是设计就是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去观察它、思考它蛮难的,所以这也是设计学科无论教学还是科研上有难度的方面,相对于其他的一些学科来说。

但是我们上海美院这几年也是面临一个非常好的历史的机遇,2016 年底冯远院长(著名的中国画家)担任院长,现在是雕塑家曾成钢院长。整个美术学院都面临着一个很好的发展契机。今年上美宝武新校区也正在落地过程中,从全世界来看,像这么大体量,20 万平方,依托工业遗产更新建设的一个美术学院,其实是不多见的,在中国也是前无古人的。这都是我们的发展机遇,也是我们的内生动力。刚才你讲形象,其实这也在建构着新美院的新形象。

我们的设计学科,我想可能比较关注的几个方向,一个是环境美育和人民城市建设,就是设计学的实践者和研究者 ,如何通过实践参与到人民城市建设当中去,去提升我们城市的颜值,增加我们城市的温度,这是学科的一个方向。

第二个是我们正在着手开展的“百年上海设计和研究”的工作 ,这个工作它有一部分从 1843 年以来历史回望,因为现代设计是从西方传过来,讲现代设计史一般是从 1851 年伦敦第一次世博会开始讲,这个时间点跟上海开埠的时间点基本上是同步的。所以上海这样的一个现代都市,它其实是跟西方的现代化基本上是同步的,我们讲上海摩登,摩登 Modern 就是现代性,在上海谈现代性就谈得比较丰富比较多,所以百年上海设计的源流,对它的追溯及其设计资源,如何对我们今天的城市社会发展进行反哺,这也是我们很重要的一个方向。

第三个就是艺术与科技结合助力年轻人的创新和创业 ,其实就是专业的交叉互融。艺术与科学的融合,今天是以往任何一个时代都没有的,所有的学科边界都在消融,而像设计学这样的一种学科,它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媒介和溶剂,能够把很多学科的东西都进行一些交互。我们现在要跟学校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合作,开展沟通和对话,让我们的艺术创作形态里面有更多科学的内涵和科学的形象。所以这也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亮点,也是发展的方向。

那么最后一个可能是设计学的一个发展的潜在领域,跟我们社会设计有关,今天像上海这样的城市它在讲城市更新,什么是城市更新?这个城市的增量扩张已经到达了一个平衡态它未来更多的应该是什么呢?内涵挖掘,软实力的建构,内容的生成,数字化的演绎。在这种状况下,需要有更多进行城市治理的人,不仅仅是建造城市的能力,更多的是一种治理的能力,更多的是一种内容建设、内涵建设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设计学在蝶变,我们设计学跟社会学合作,上海大学的社会学科很强。那么设计学 + 社会学面向社会设计的方向,为更多的社会大众做设计,为普通人做设计,为社会的发展和变革做设计,我觉得让社会的这种演变能够通过设计师的双手去呈现,这也是我们要去发展的一个潜在的方向。刚才我讲的这四个方面可能是我们这段时间以来比较多的思考。


 收藏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